Monday, 23 June 2014

投资,要懂得调动资金;打战,要懂得调动兵力

好久没发文啦,最近比较忙,等待新文章的读者,不好意思了,要你们等那么久.

今天要说的呢,是调动兵力.这个概念很重要,也是一般新手都不懂的东西.对新手来说,其实股票就好象一堆数字,金钱就是在数字中盈利或亏损.这是很够力的一个问题.因为你们对这些数字的概念不大了解,然后就会出现很多的资金问题.

就好象打仗那样,如果你要攻打一个小村庄,你没可能调动整个城市的兵力,百万大兵攻打只有几千人的村庄嘛!拿下村庄以后,每个士兵能分到多少?最后就会出现憎多粥少的状况啊!对不?

股票也一样,你得搞清楚他是大股还是小股嘛!你动用百万大兵拿下该股,最后你就是中套啊!

很多人都会看主力,懂哪只有主力,哪只可以买,但就是被套.为什么?因为人们往往不懂,他们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成了主力!他们都懂,主力有过亿的资金来操盘,他们的百万,相对来说只是小巫见大巫.!但你得搞懂,主力现在仓位有多大!而不是他们有多少资金!



举个例子:
上图的SKPRES,我们都说,主力会在底部建仓,那么仓位,大概的做个分析.总成交量达1,315,474 Lot."如果"说有2/3是对敲和跟风盘所至,那么剩下的1/3才是主力仓位.大概400,000 Lot.以量计算的平均价格是0.324.主力的仓位大概是RM12,960,000.

主力才介入那么少,如果你冒冒然丢个RM5,000,000进去,你不就成了第二主力?你的势力已经接近主力的一半了.主力拉升前,一定要对该股达到一定的控盘!试想想,你那么大资金的介入,主力能不大力的洗盘,把你踢出去吗?你一天不出,他就一天不拉升嘛!

有些股更糟糕!主力才介入几百万,你们也几百万跟入,主力当然在高位全抛给你们啊!
关键就在于你们不懂得看股操作!要知道自己的资金在什么程度,什么股应该用多少资金操作,那样才能赚钱!

对于一些有钱人来说,你们应该要操作大股,要看公司市值(Market Cap),公司老板和大股东持有多少比例(Annual Report里的Shareholdings Analysis),市场流动的股票市值有多少(如果公司老板和大股东持有40%,那么剩余在市场的就有60%),然后再看盘面活跃度(买卖盘的排列能不能轻松的吸收大资金的介入,如果盘面不活跃,小资金介入会导致股价大幅攀升),才能进行操作.千万别拿几百万去打一间只有几千万市值的公司!除非你要坐庄!


有任何不明白或疑问,可以联络我: yipchun.lee@gmail.com

Sunday, 1 June 2014

股票交易要懂的事 - 当你知道不做什么才能不亏钱时,你开始学习该做什么才能赢钱

文摘自:股票做手回忆录 - 不要失去你的头寸

当然,有些人会发觉,我摘下来的东西和正文其实不是在同一个地方.但因为我是觉得这一段是比较符合这个标题目录,所以我才这么放.

这篇短文本人想写很久,但无头绪要怎么写,刚好看到这书的内容,就直接放下来,好让大家可以阅读思考.

这是一个关于怀特的故事,那时他是华尔街的大炒家之一,他是一个很好的老人,相当聪明,而且很勇敢, 我听说在他的时代他做过一些很了不起的事情。那是原来的事了,那时制糖公司是最爱惹起争端的了,公司董事长哈弗梅耶当时的权力也处于鼎盛时期,我和老人们交谈过,得知哈弗梅耶和他的下属们有足够的资金和机智可以成功地应付针对他们的股票的投机,场内交易商通常扰乱内幕人士的圈套而绝不会帮他们。

  一天一个认识迪肯·怀特的万分激动地冲进他的办事处说,“ 迪肯,你说过如果我有什么好消息要立刻告诉你,要是你真的用上了,你会分给我几百股。”他停顿一下,喘了口气,等着肯定的答案。

  迪肯以他惯有的冷静姿态看着他说,“我不记得我是不是真的这么跟你说过,但如果真有信息对我有用,我不会亏待你。”

  “好极了,我的确有好消息。”

  “哦,那太好了。”迪肯非常和蔼地说道,那个人站起来说,“ 是的,先生 ”,然后又凑近了些免得别人听见,他说,“ 哈费·梅耶在买制糖公司的股票。”

  “是吗?” 迪肯非常平静。

  这可惹恼了送信人,他强调说,“ 是的,迪肯先生,他能买多少就买了多少。 ”

  “你肯定吗,伙计? ” 老迪肯问。

  “迪肯,我可有确凿的证据,那些老家伙可正在竭尽全力地买入呢,可能跟关税有关,总可以大赚一笔。我想有30点的利润

  “你真的这么认为吗? ” 老人从旧式的银丝眼镜上看着他,戴上它本来是想看行情记录的。

  “我这样认为!我知道的确是这样的,绝对!怎么了,迪肯,哈弗梅耶和他的朋友们都在买制糖公司,利润少于四十点他们是不会满意的,就算是看到股市在他们满仓之前暴涨,我也不会惊讶。

  “他在买制糖公司,对吗? ” 迪肯心不在焉地问。

  “买?他简直是在吞,能吞多快吞多快,只要不把价位抬高。 ”

  “是吗 ?" 迪肯只这么说了这么一句。

  但这已足以激怒这个情报员,他说,“是的,先生!我把这称为一个很好的情报,怎么了,这可一点不掺假。”

  “ 是吗! ”

  “ 是的!而且应该值不少钱,你打算用吗? ”

  “ 哦,是的,打算用。 ”

  “ 什么时候? ” 情报员怀疑地问。

  “ 现在,马上, ” 迪肯叫道, “ 弗兰克! ” 弗兰克是他最精明的经纪人,他那会儿就在隔壁。

  “ 先生, ” 弗兰克说。

  “ 我想你去交易所抛出一万股制糖公司。 ”

  “ 抛出? ” 情报员叫了起来,他的声音是那么痛苦,以至于已经跑开去的弗兰克都停下了脚步。

  “ 怎么了,是抛出, ” 迪肯温和地说。

  “ 但我告诉你哈弗梅耶在买! ”

  “ 伙计,我知道, ” 迪肯平静地说,他转问弗兰克, “ 弗兰克,要快! ”

  弗兰克冲出去执行命令了,而情报员红了脸。

  “ 我到这儿来 ” 他愤怒地说, “ 带来了最好的信息,我之所以告诉你是把你当朋友,觉得你挺正直,我是想让你采取行动 ——”

  “ 我正在行动 ” ,迪肯平静地打断他。

  “ 但我告诉过你哈弗梅耶那一帮在买入。 ”

  “ 对呀,我听清了 ”

  “ 买入!买入!我说的是买入 ” 。情报员尖叫起来。

  “ 是买入!我听懂你说什么, ” 迪肯保证道,当时他正站在自动收报机前,看着行情记录。

  然后他就不再说话,专注地看着,情报员也走近了一些想看看他在看什么,要知道这个老人很狡猾。当他正越过迪肯的肩膀想看看时,一个办事员拿着一张纸条走了进来,那显然是弗兰克的报告。

  迪肯瞟都没瞟一眼,他已经从行情记录上看出了命令的执行情况。

  于是他对那个办事员说, “ 告诉他再抛出一万股。 ”

  “ 迪肯,我向你发誓他们真的是在买进 ”

  “ 是哈弗梅耶告诉你的吗? ” 迪肯还是很平静。

  “ 当然不是,他从不对任何人说任何事,但我知道这消息是真的。

  “ 别太激动,伙计 ” ,迪肯抬了抬一只手,他还在看行情记录,情报员苦涩地说。

  “ 如果我知道你跟我所盼望的反其道而行之,我就不会来浪费你的时间了,也免得浪费我的时间,但如果你因为那股票亏大了的话,我也不会开心的,真替你难过,真的。迪肯,请原谅,我得去别处去把我的信息付诸行动。 ”

  “ 我在行动,我知道我对股市了解不多,至少也许不像你和你的朋友哈弗梅耶了解得那么多,但我的确了解一些,我正在做的,只不过是根据经验和你所想供的信息的一种英明之举罢了,一个人要是像我一样在华尔街混了这么久的话,他会很感激能替他难过的人的,冷静点,我的朋友。 ”

  那个人紧紧地盯住了迪肯,对他的判断力和自信心佩服得五体投地。

  很快那个职员回来了,递给迪肯一份报告,迪肯看过以后说, “ 现在让他弗兰克入三万股,三万! ”

  那个职员匆匆地走了,而情报员嘀咕了几声,看着这只白头的老孤狸。

  “伙计,” 迪肯和蔼地解释道,“ 我并不是怀疑你是否如实地告诉了我你所见的情况,但即便我听到哈弗梅耶本人告诉你,我也会按我刚才的做法办事,因为只有一种办法可以看出是不是真的有人如你所说像哈弗梅耶那那样买入,而这就是做我所做的一切,第一个一万股卖得相当容易,还不足以说明问题,但第二个一万股也被市场吸走而价位仍然上场,两万股都如此地卖掉说明的确有人想把能买到的统统买走,从这一点来讲,到底是谁在买就不重要了,因而我平掉了空头,而且买进了一万股,我认为你的信息直到现在还算是很不错的。”

  “ 好到什么程度? ” 情报员问。

  “ 你将以那一万股的平均价格得到五百股, ” 迪肯说, “ 再见,伙计,下次平静点。 ”

  “ 嗯,迪肯,” 情报员说,“你抛出的时候可不可以帮我一起抛出,我懂得的比你少多了。 ”

  这就是那种原则,因而我从不会便宜地买入,当然,我总是尽量有效地买入 —— 这对股市中我的那一方有利,而抛出时,很明显除非有人愿意买,否则没人都抛掉。

  如果你在操纵一个大数目,就得时时刻刻想着点,应该先研究条件,再认真地做出计划,然后才付诸实践,如果你手上有大量的头寸而且有巨额浮动利润,那他根本不能随意抛出,你不能指望股市吸收五万股像一百股那么容易,他只有等,等一个能够接受的市场,这就到了他考虑必需购买力的时候。机会一来,就必须牢牢抓住,他得一直等待,这是规则,他必须等到他能卖的时候,而不是他想卖的时候,想知道什么是恰当的时间,他必须观察,尝试,想指出股市何时能接受你想抛的股票可没有什么诀窍,但刚刚开始一项举动时,除非你确定局势非常之好,否则直接全线入市是不明智的。要记住,股票永远没有最高价,也没有最低价。但是,第一笔入市以后,除非真的有利润,否则不要采取第二步,等待,观察。你的行情记录会让你判断是否到了可以开始的时间的,在恰当的时机开始行动对许多事都关系重大。我花了几年的时间才认识到这一点,当然还花了成千上万的美元的学费。

我并不希望大家认为我在建议持续的缓慢积累,当然,一个人的确可以通过点滴积累攒一大笔钱,但我真正想说的是,假如一个人的想买五百股,如果他是在投机的话,就不该一次性买入,如果他只想赌一把,我只能给他一个建议,别这么干!假设他买了一百股,结果立即亏了,他就不应该继续买入更多股,他应该马上看出来他错了,至少暂时错了。


文毕.